关注!2024年政府投资重点从传统基建转向“三大工程”等领域


发布时间:

2024-04-15

导语:2023年,31省中,有9个省份投资呈现负增长,其中表现最差的5个省份天津、广西、黑龙江、云南、青海虽然地域分布不同,但有个共同特点,就是债务率偏高。在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背景下,今年这些地区的投资增速可能依然受限。分析师指出,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,为了托底投资,今年政府投资的结构或发生变化,重点可能从传统基建转向房地产“三大工程”(保障性住房规划建设、城中村改造和“平急两用”公共基础设施建设)等领域。

  另外,消费也是驱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。分析师认为,考虑到今年房地产行业还会低位运行一段时间,新增地方债务也会继续受到严格管控,债务率较高的省份在扩大内需稳增长过程中,将更为倚重消费发力。
 
  一方面,地方政府将充分挖掘当地资源潜力,拓展消费场景,改善消费条件,力争打造一批区域性消费热点。另一方面,今年中央财政对地方的转移支持规模有可能扩大,地方政府在促消费过程中,可以适度加大消费券、消费补贴的发放力度,通过杠杆效应撬动地方消费较快增长。
 
化债大省投资增速受限明显
  据界面新闻统计,截至2022年末,青海、吉林、黑龙江、甘肃、云南、天津、辽宁、广西、宁夏、新疆、贵州等1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债务率超过300%。这里的债务率是指政府法定债务余额和广义财政收入(一般公共预算收入+政府性基金收入)之比。

 

 
  2023年,上述11个省份中,仅甘肃、宁夏、辽宁、新疆四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高于全国3%的水平,贵州、天津、广西、黑龙江、云南、青海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录得负增长,吉林省固定资产投资在2022年下降2.4%的基础上仅增长了0.3%。

 


  在化债背景下,上述11个债务率超过300%的省份中,只有辽宁省上调了2024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增速,其余均下调了目标增速,比如,吉林省将目标增速从2023年的7%下调至3%,广西将目标增速从上年的8%下调至3%。
 
  不仅如此,投资受限的趋势在其他省份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有体现,多数省份给出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目标低于2023年目标值。这背后除了近年来财政收入下滑、房地产投资增速下行等因素影响外,也和防范化解债务风险特别是严控新增隐性债务有关。
 

 

 
破局之策:“三大工程”建设、刺激居民消费支出
 
  基建投资是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要组成,且其资金来源和地方财政高度相关,更易受到地方政府化债的影响。2023年,基础设施投资(不含电力、热力、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)较上年增长5.9%,较上年放缓3.5个百分点。
 
  “我们原先预计2024年基建投资增速可能比2023年进一步加快,或能达到10%以上,鉴于重点化债省份基建投资或将受到一定限制,这一预期目标可能需要下修。”长城证券宏观经济学家蒋飞说。
 
  他进一步表示,若化债拖累全国基建投资下滑4个百分点,或将拖累GDP下滑0.17个百分点,2024年GDP同比达到5%有一定挑战。因此,政府投资需发挥“托底”作用,一方面维持经济强省一定的基建投资增长,另一方面将交通、市政、产业园区等传统基建转向房地产“三大工程”等重点领域,以此抵消基建投资增速的下滑。
 
  2023年以来,“三大工程”——保障房建设、城中村改造和“平急两用”公共基础设施建设——多次出现在中央高层会议,包括4月和7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、10月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和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。在此背景下,“三大工程”也成为了2024年地方政府工作报告的热门词汇。
 
  比如,山东省提出,今年开工保障性住房8000套,新筹集保障性租赁住房4.7万套,把符合条件的农民工纳入保障范围。四川省提出,新筹集保障性租赁住房6.5万套(间),把农民工纳入城镇住房保障范围。
 
  长江证券分析师于博在研报中指出,2024年各省市普遍下调主要经济指标增速目标,地方政府财政发力的力度和空间或较有限,基建对地产下行风险的对冲效应或进一步减弱。但是,“三大工程”作为中央资金直接支持的项目,不受化债影响,或成为带动总需求上行的潜在增量政策。
 
   此外,消费也是驱动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。分析师认为,在刺激居民消费支出方面,地方政府还大有可为。

 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指出,考虑到2024年房地产行业还会低位运行一段时间,新增地方债务也会继续受到严格管控,债务率比较高的省份在扩大内需稳增长过程中,将更为倚重消费发力。
 
  “一方面,地方政府将充分挖掘当地资源潜力,拓展消费场景,改善消费条件,力争打造一批区域性消费热点。其中,去年末今年初的‘尔滨热’就是突出代表。”王青说。
 
  “另一方面,2024年中央财政对地方的转移支持规模有可能扩大,地方政府在促消费过程中,可以适度加大消费券、消费补贴的发放力度,通过杠杆效应撬动地方消费较快增长。”
 
  地方政府也普遍将激发消费潜能作为今年的主要工作任务。比如,天津提出优化“圈、街、楼、店、网”空间布局,充分利用商务楼宇、商业载体、小洋楼、品牌展会等资源价值;辽宁表示要持续开展“乐购辽宁·惠享美好”促消费系列活动;广西称要深入挖掘城市地下管网建设、农民工市民化、教育、医疗、养老等方面潜在需求等。
 
  中国信息协会常务理事、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朱克力表示,面对2023年部分省份因高债务率导致的投资负增长困境,地方政府在寻求稳增长之道时,确需破局之策。其共同面临的挑战都是:如何在有效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同时,保持投资合理增长。
 
  在朱克力看来,要破此局,关键在于找到债务化解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平衡点。各地需要创新思路,不仅要依赖传统的投资模式,更要探索新的发展路径。比如,可以通过优化债务结构,降低债务成本,延长债务期限等方式,为地方财政腾出更多空间,用于支持有潜力的产业和项目。
 
  同时,他表示,应积极吸引民间投资,激发市场活力。民间资本具有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和高效的运营能力,是各地稳增长的重要力量。通过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,提供优惠的税收和土地政策,以及加强政府服务等方式,可以有效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建设、公共服务等领域。此外,各地应注重提升自身造血功能。通过培育新兴产业、优化产业结构、加强科技创新等措施,可增强地方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,减少对外部投资的依赖。
 
  据统计,国内绝大多数省份和重点城市今年已将实施城市更新行动、加快推进三大工程建设作为今年工作重点任务,并提出了2024年城市更新、城中村改造、保障性住房建设等的具体建设目标。
 

来源:界面新闻